六祖慧能-五術高手開運鑑定中心

主題:六祖慧能     回主頁

刊登時間:2015/2/17  20:33:47    點閱率:309


     

悟得佛理

天未亮,晨霧朦朧的山林有個瘦弱的身影正在劈材,他雙手握緊大斧頭,「喀嚓、喀嚓」清脆聲劃過天際,揮汗如雨的他,辛勤工作,看他面容清秀,不像是砍材的 粗人,後來,聽說他是被貶官削職那位盧行者的長子,說起來也是官宦之後,可惜父親過世得早才和母親委身在新州這個偏僻的地方。

清晨的露水滴滴答答,微光中可以看到綠葉,霧氣漸漸散盡,陽光慢慢露出臉龐,他深深吸了口氣,遠望無邊無際的天空。

「今天記得早點把柴送到東家的客棧。」慧能想起母親的叮嚀,立刻把砍好的材分為五大捆,用麻繩綁妥放到竹簍裡準備進城。

南海縣是個偏遠的地方,城理頭人口不多,慧能把打回的柴送到城裡換了銀子,正準備踏出大門時,突然聽到有人在誦經。他被其中的妙理所吸引,停下腳步仔細聽個明白。

慧能對經中所言若有所悟。便開口詢問那位誦經的客人:「請問,您剛剛讀的是什麼?」

客人說:「我在誦讀《金剛經》。」

慧能再問:「這是從哪裡得來的?」

客說:「我來自蘄州黃梅東禪寺,寺中的住持弘忍禪師門下有一千多人,我去那裡禮拜五祖,聽他講這部經典,弘忍大師說,只要常常持誦《金剛經》就能看認清自己的佛性,直接成就佛道。」

慧能一聽,心中十分嚮往,旁邊有人聽說慧能也想去參拜五祖,領悟佛法智慧,非常鼓勵他前去參拜,於是支助他銀兩,安頓好母親,慧能收拾行囊前往黃梅,展開他求師成就佛道之路。

佛性無南北


慧能走了三十多天的路,單薄衣衫已經破舊不堪了,腳下的草鞋磨損得腳趾微微滲出血漬,他看起來很疲倦,神情卻很愉悅。他看東禪寺就在眼前了,沉重的步伐不自覺得輕盈起來。

端坐法座上弘忍雖然已屆垂暮之年,可是他神色自若,雙眼有神,凝神注視慧能。身旁肅立的是他的大弟子神秀上座,他身形修長,眉宇之間透著俊秀之氣,可能是飽讀經書的緣故,神色有點蒼白,面無表情。

弘忍打量眼前的慧能,問道:「你是哪裡人?來這裡想求什麼?」

慧能恭敬地說:「我是嶺南新州人,不遠千里而來,只求頓悟成佛,不求其他東西。」

弘忍大笑,對身邊的神秀說道:「你瞧這個小小樵夫,大言不慚,竟想作佛!」其他弟子你一言我一語的,此起彼落,只有神秀面色如常,心生疑惑:禪師向來慈悲良善,為什麼今天會說出奚落的言詞?

一會兒,弘忍收起笑容,凝神專注地問:「嶺南是蠻夷之地,蠻荒之人怎能做佛?」慧能不卑不亢地說:「人有南北之分,佛卻沒有南北之分,我雖是嶺南人,和大師有所不同,但是具有的佛性是沒有差別的?」

慧能言詞鋒利,對答如流。哄鬧的禪堂慢慢安靜了下來。弘忍心想:此人天資聰慧,悟性不凡。他傾身向前,想看個仔細。神秀的神情卻是錯綜複雜,微微一震。

慧能繼續說:「弟子心中常生佛法無邊的智慧,體悟到只要明心見性,即是福田。」弘忍眼睛為之一亮,心中連連稱是,小小年紀竟有如此的悟性,只是鋒芒太露 了!他想繼續和他交談下去,又擔心他遭人嫉妒,惹來殺身之禍,便嚴厲喝道:「你這個蠻夷之人根性銳利,能言善辯的。不要再說了,你就去槽廠做活吧!」然後 吩咐首座和尚帶慧能下去做活,沒有指示不可以隨意在寺內走動。



堂上求偈

 

殘冬已盡,春暖花開。

東禪寺已漸漸從隆冬的陰霾走出來,現在的東禪寺鳥語花香,枯樹披上嫩芽,處處充滿生機。

不過,弘忍禪師卻日益消瘦,老禪師不在意自己年事已高,隨時會駕鶴西歸,只是擔憂尚未找到傳缽之人,如果禪宗一脈斷絕在他手中,那豈不是罪孽深重了?

弘忍心中感歎,雖然大弟子神秀飽讀經書,跟隨自己也二十多年了,可是他還未能徹悟本性,佛理不在文字之中,如果只會尋章摘句,根本就是緣木求魚,如果他始終無法開竅,永遠也得不到佛法啊!

但是那個目不識丁的小樵夫竟然能徹悟「明心見性,即是福田」,我禪修多年才悟得的佛理他竟然一語道破﹔難道,他就是菩提達摩所說的上根之人嗎?

弘忍沉吟一會,想出了一計。

隔天,弘忍召集眾弟子到堂前,他說:「我今天不講法,只問大家一件事?如何脫離生死輪迴苦海?」眾人譁然,脫離生死輪迴?人生在世,生老病死的苦海就是因為脫離不了因果輪迴,才不能得到解脫之道!

禪堂一片寂然,沒有回應。

弘忍見狀,繼續說道:「你們只知道要求福報,寄望來世有好報,卻不知道脫離生死輪迴的苦海就在今世。只有般若智慧的人,才能大徹大悟,超脫輪迴。如果迷失自性,福報也不能助你們脫離苦海?」

眾人仍低頭不語。

弘忍搖搖頭說:「你們下去吧,依照自己的體會寫首偈詩呈給我,誰能徹悟佛法我就把達摩祖師衣缽和禪法傳授給他,他就是第六代祖師。」

弘忍的最後那句話在眾人心中微妙地激起了陣陣漣漪。

「達摩衣缽,多少人為了爭奪此衣,犧牲性命。」

「師父今日就要傳授衣缽了?」

「一定是神秀上座取得衣缽。」

多少人夢寐以求的達摩衣缽一直是個傳說,只有極少數的高僧才看過它,今日弘忍禪師竟然公開求偈,而且每個人都有機會取得衣缽,僧人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直說是神秀上座可以獲得衣缽。

「神秀上座是禪師的得意弟子,已經做了我們的教授師,還多次代替老師開堂講法,衣缽非他莫屬了。」

「我們不要再白費心思,空作偈詩了。」

「一切就交給大師兄吧!」

神秀知道大家把希望寄託在他身上,心理壓力不言而喻,他雙手合十,凝神閉目,沉思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