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師:王道還《名人堂》講古 -五術高手開運鑑定中心

主題:名師:王道還《名人堂》講古      回主頁

刊登時間:2012/2/7  15:45:30    點閱率:672


     

2009年今年是現代生物演化論問世一百五十周年。生物會演化,甚至非演化不可,學界已無疑義。然而演化論對於人文思想的挑戰,涉及我們對於人性的假定,至今仍然沒有定論。孟子曰: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時隔兩千三百年,演化學者儘管倚科學為後盾,爭論起那「幾希」的內容,未必占得了便宜。

其實,我們視之為天經地義的「人性」,直到兩百六十萬年前,也就是地球逐步進入冰河時代(更新世)的時候,才開始萌發。那時人類的祖先行為變了,開始製作、使用石器,並依賴石器維生。他們的腦子也增大了。七、八十萬年之後,我們智人的祖先又發明了控制火的方法,得以走出非洲,散佈於歐亞,棲地不再受限於緯度、氣候。

三萬年前,地球正跌入最後一個冰期的嚴寒谷底,智人出現於歐洲。不久之後,西伯利亞便有人長期居住;一萬五千年前,他們終於摸索出一條路,越過白令海峽,進入北美洲。九千年後,南美洲南端的火地島,地球上最接近南極大陸的地方,都有人居住了。

換言之,六千年前,我們智人已是地球上唯一遍佈全球的物種。在生物界,這就足以讓人榮登「萬物之靈」寶座。因地理分佈範圍廣大不只展現物種的適應能力,也是物種度過不測災變的「保險」。全球性的大災變畢竟罕見。

文明人vs.自然人

相形之下,六千年前人尚未脫離史前時代,農業、聚落、城市、國家、文字等「文明」要件,尚未齊備。即使到了五千年前左右,那些要件會聚中東兩河流域,放眼世界,卻顯得突兀。過去只有極少數人類社群發明文字、使用文字,擁有「歷史」。「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的神話頗有深意,提醒我們:「文字」並不出自人的本性,是人文創制,絕非自然而然。

絕大多數人類社群並未發明、使用文字。但每個社群都有組織,都懂因地制宜,利用現成資源生存、繁衍。一八三二年底,達爾文隨小獵犬號造訪火地島。當地氣溫即使盛夏亦不過攝氏個位數,更可怕的是從太平洋吹來的強勁西北風。但原住民最多只有動物毛皮披肩,卻不穿衣,身上塗抹從海豹、鯨魚取得的脂肪,光著身子隨時下海,在冰冷的水中捕魚。達爾文抱怨火地島的原住民不文明,分明是自命文明人的偏見。那種偏見最後導致島民滅絕。

寄望於歷史?

人在冰河時代的自然史,是個成功的故事。而人最近五千年的文明史呢?古代智者勉人以文字紀錄的歷史為鑑,馴服自然人,提升人文境界。奈何歷史的教訓似乎是:沒有人從歷史學過教訓。在這個記取歷史教訓突然變成輿論的時刻,莎士比亞對人的沉思,特別令人低迴:

明日,明日,又明日 這麼緩慢地一日挨一日 直到最後那一刻

我們所有的昨日,只不過照亮了愚人

回歸塵土的路。人生如燭光,遲早會滅,遲早 人活著,無非走動的影子,拙劣的演員 上台時裝腔作態、愁容滿面

然後便無聲無臭:人生不過是 白痴說的故事,充滿聲音與生氣 毫無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