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美術教室、曾匯方美術教育學苑、美術性向測驗、美術補習班考古題、美術班術科科目、美術鑑賞考試、宜蘭美術教室、免費網路畫展、美術招生、素描、水彩、國畫、陶藝、幼兒美術、兒童美術、素描班、升國小美術班、升國中美術班、升高中美術班、升學補習班、考國立藝專、考復興美工、考大學美術系。

宜蘭曾匯方美術補習班--宜蘭縣(市)立案補習班、美術性向測驗、宜蘭美術補習班考古題、美術班術科科目、美術鑑賞考試、宜蘭美術教室、免費網路畫展、美術招生~素描、水彩、國畫、陶藝、幼兒美術、兒童美術、素描班、升國小美術班、升國中美術班、升高中美術班、升學補習班、考國立藝專、考復興美工、考大學美術系。

                                                                                       

苑沿革:

 

    

    

    

         

【曾

新生收費:第一期3600(含材料),第二期以後2400元。

學費一期兩個月2400(8堂課) / 可每週上一堂或選擇每週上二堂 ,第二堂學費打九折。

叮嚀:每週上兩堂適用者→1.對美術極有興趣者2.想快速有進步者。

材料一套:1200 ( 分為 私人用品 + 公用材料 )

私人用品:1.飛龍粉臘筆362.螢色畫棒243.雄獅彩色筆484.飛龍水彩255.小調色盤

                  6.作品8K收集冊7.油性奇異筆 8.送曾匯方美術工具袋

公用材料:1.廣告顏料→螢光三色、白色、黃色共5 2.水彩筆5 3.勾邊筆、油性、細字筆

                  4.低捲筆黑色 5.鉛筆、擦子 6.免費供應圖畫紙、書面紙。

    假:請於前一週至後兩週內補課(提供三週內來補課)、不想補課者也可放棄補課權益,

                不退費不順延。

加    課:可作為指導學校美術比賽及參加全國徵畫比賽用途,每堂300元

上課內容多元化:線畫、蠟筆畫、水彩畫、綜合媒材、水墨畫、貼畫、版畫、想像畫、靜物

                 風景人物寫生、主題創作、油土捏塑、炭筆畫、鉛筆素描、國畫等等。

               引導孩童內在心靈的滿足、快樂、獨立思考與情感的表達。

               落實美術教育是以健全人格、平衡身心與開啟創造力。

課表時間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0:00~12:00             ü
13:00~15:00           ü  
15:00~17:00           ü  
19:00~21:00 ü ü ü ü ü    

 

《明與暗》

  當前面一講在敘述古埃及玻璃器皿上的裝飾線條如何引導觀賞者的視線移動時,或許有人已經留意到這些線條是因為一種明與暗的對比而讓人覺察到它們的存在。沒有這種對比,人類就不能看到週遭的任何事物。

  譬如出版在當代英文版聖經中的一幅木刻畫《耶穌被從十字架上台下》﹝Jesus is taken down from the Cross﹞,因為畫中油墨的黑暗與紙張明亮之間的對比使我們意識到畫中耶穌的圖像。如果我們僅注意黑暗的油墨,實在不能看清這幅版畫,反之僅看紙張的明亮部分也是不行的。不過,如果把這幅版畫中黑白部分同時作個比較,我們就可以看清耶穌無力的軀體正在被從十字架上台下,由此可見明與暗之間的對比使我們能夠看見週遭事物的存在。

  就某種意義言,一位藝術家所以畫下一條線,乃是出於明暗對比的需要。當畢卡索﹝Pablo Picasso﹞以一條線來表示下圖《斜躺的日光浴者》﹝Reclining Bather﹞的肢體時,他當然知道我們會從明亮的背景上認出這條黑色的線條來,而把它看做是存在裸女肢體與紙張其餘部分間的界線。

  如果畢卡索願意,他也可以把這些線條中間的部分塗黑,而使我們看到紙張明亮部分襯托出舞者肢體的黑色形狀。或者,把人形四周地區塗黑,而使我們看見黑色的背景襯著的舞者肢體的明亮部分。

  德國表現主義畫家羅特洛夫﹝Karl Schmidt-Rottluff﹞就是按這個道理來表現他的一幅創作於1905 年的木刻版畫作品《戴帽子的女人》﹝Woman with Hat﹞。如果把這幅畫的黑色與白色對調形成另一幅在白色背景上的黑色圖樣﹝如下圖﹞,僅管其中黑白﹝明暗﹞區域所構成的形樣幾乎是抽象的,觀賞者只要透過黑色部分與白色背景的對比,就能看出一個黑色女人的身形。事實上,一般人對於黑白區域十分敏感。藝術家只消在人身的兩邊配上一些明亮的條紋作為背景,就能使我們看到一個立在某種背景之前的女人。

  宋朝畫家龔開所畫的《魑魅》卻綜合了《斜躺的日光浴者》與《戴帽子的女人》的創作方法,前者以線條區分物件與背景,後者則是以一片明亮的區域為背景,襯托黑色區域來顯出某一物件的形狀。

  龔開運用黑色區域以及區域之間的白色線條,創造出魑魅身軀的形狀。他不但用了明暗區域對比的辦法,還用一些以黑色線條界定出明亮區域的方法。這樣子,他不但能運用明暗區別作品中的某些區域,同時能從區域變化中展現其創作理念。如果他把魑魅所穿著的腰布或攜帶的袋子也畫成暗色區域,那麼在一片明亮的背景襯托之下,魑魅的形體可能就不容易被辨識了,尤其是表達魑魅可怕形象所不可缺少的姿態與步伐就更不明顯了。

  由於觀賞者的眼睛很容易感受到外在景象中明暗區域之間的對比,因此一件藝術品的明暗對比,必然會使觀賞者的視線隨之移動,這種情形和我們觀看不同性質的線條所得到的效果是相同的。

  譬如欣賞日本江戶時代浮世繪畫家烏居清倍的《握梳子的女子》這幅作品時,首先注意到的應是那些在衣裙、膝蓋及袖口地方,明暗相間的裝飾性圓形圖案。在留意這些圖案時,觀賞者的眼睛也隨著衣袍的曲線從一個圖案移動到其他的圖案。不過當視線移到衣服前裾領口上的圖案時,我們卻不把它跟其他三個類似的圖案看成是一樣的,推就其原因是烏居清倍把這個圖案中的明暗位置對調了。

 

 

在觀賞過這四個圓形圖案之後,我們的視線接著被頭髮部分的黑暗區域吸引去了,這種經過蓄意設計的明暗變化無形中更加強了女子梳髮時的優雅姿態。如果烏居清倍沒有對換領口上那個圖案的明暗位置,這個圖案就會與頭髮爭相吸引我們的注意,將使一個具有令人感性的韻律印象隨之中斷。

  除了這些比較明顯的明暗變化以外,這幅作品尚有其他明暗對比較弱的裝飾圖案,成功的扮演了一種輔助的角色,例如黑色的扇柄與扇骨連結了兩個圓形圖案,引導我們的視線經歷一個橫過人體持續斜向的視覺運動,使女子的優雅動作更加突顯出來。

  烏居清倍為了破除衣服上過大的明亮部分,在袍底和兩隻衣袖袖口的地方除了圓形圖樣外,還加了一種貝殼狀的裝飾,形成一片更廣更複雜的裝飾圖樣,使觀賞者更能意識到袍服的質料和重量,以及袍服把女子身體拖向一側的樣子。除此之外,這位女子右邊袖口的明亮區域,也成功的引導觀賞者注意她舉手梳髮的動作。

  在烏居清倍的《握梳子的女子》作品堙A所見到的是ㄧ個明顯的動態人形,但在法國立體派與野獸派畫家勃拉克﹝Georges Braque﹞的蝕刻版畫《》﹝Dance﹞這件作品中,卻只靠各種明暗複雜的變化產生一種混亂沒有方向的運動,隱約表現出人形的存在。

 

    宋朝畫家牧谿所畫的一幅畫《柿圖》,也靠不同明暗的配置來達成緩和明暗之間強烈對比的效果。

  在這幅畫中,最明與最暗區域的分佈也影響了它們之間的對比程度。我們看到柿子中最亮的與最暗的兩只分開得很遠;視覺上若要把它們連貫起來,我們的眼睛必須行經那些明暗居中的柿子。此外,這幅畫中的明亮區域並不像木刻畫中的白色區域那麼明顯突出,例如那條分開最暗的柿子與其右鄰的線條只是隱約可見。

  牧谿藉著不同明暗值之間的微妙轉變使觀賞者能夠集中其注意力於各別的柿子。根據柿子本身的明暗值,我們能把其中一個看做是光滑而結實的,它的果皮在光線中閃爍;另外一個果皮比較暗也較不結實,看來就顯得比較柔軟多汁與成熟。這樣,每一個柿子都能藉由它們之間的不同明暗值,使觀賞者感受到截然不同的品質。

  藝術家可以用無數的方式表現明暗之間的對比,使觀賞者內心引起同樣無數的感興。一般人對明暗變化產生反應時,會產生許多不同的聯想。通常純黑與純白之間的強烈對比是表示一種「清楚明白」的概念,一如「黑白分明不可混淆」這句話所表示的意思一樣。

  強烈的明暗對比也暗示各種與清楚明白相聯結的概念,譬如精確、穩妥、客觀、機警等等。在這兩個極端之間的各種明暗值就較不可能引起這些聯想。因此微弱的明暗對比容易使觀賞者心中產生一種朦朧的或柔和的感情,因為這些感情,使我們進一步得到曖昧或不確定的聯想。

  克利在這幅版畫中運用疏密相間的線條形成一些明與暗的區域,使畫面由暗至明產生微妙變化,這些變化把我們的注意導向這個人形的幾處具有感性的區域,如雙手、眼睛、耳朵等處,同時使我們覺得這位老人所存在的空間與我們所處的是類似的。不過當我們的視線隨著人形周圍的密集線條緩慢移動,又似乎感覺老人的空間是很不容易被看穿。這種怪異的氣氛造成一種靜默的效果,使觀賞者能夠注意到畫中老人正在專心一意工作的神態,甚至似乎能夠聆聽到他的心思。

 

   維梅爾在畫中明亮之處安置了好幾種物體,並藉著它們不同的表面質料反射出不同強度光線的結果,畫出不同明暗度的區域。銅質的椅飾因為它的金屬表面反射出明亮的光線,並與絨布椅子的深黑色區隔。

  維梅爾依照各個物體與固定光源之間的關係安排它們在畫中的位置,藉以獲得各種明暗的對比。譬如他將帽子擺在受光的位置,使得帽子上的條紋轉變成一系列有變化的明暗對比。在帽子上向著觀賞者與受光的部位,使我們看到明暗對比最強的條紋。從這裡開始,帽子在一側逐漸退隱到陰影中去,條紋本身的明暗對比也減弱了,但在另一側則隨著光線的增強也越明亮。維梅爾也同時使用帽子所投下的陰影來造成少女臉上的中度明暗效果,這塊區域到了鼻子的地方則被強光線所限制。

  維梅爾利用一種由他所設定的特殊光線狀態,適宜地安置各種物體,進而造成一種能愉悅觀賞者的明暗變化圖形。復由這種圖形所提供給觀賞者的愉悅,決定了我們對畫中女子性格的印象。

  我們再看一位荷蘭畫家林布蘭﹝Rembrandt﹞所畫的《基督落架圖》 ﹝The Descent from the Cross﹞。這幅畫中明亮的光線與濃深的陰影強烈的顯現出眾人對基督的情感。

  對於林布蘭來說,要畫出放下無生命的重量,能一方面顧慮它的安全,一方面又能保持對基督身體的敬重,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此外,這幕景狀需要許多人與各種不同的器具,因此造成畫面過於擁擠的危險。面對這樣一大群人,我們很容易失掉對其中主要人物的強烈反應。林布蘭解決了這些難題,得以在熱情與信念中訴說這個故事,此則部分得力於明暗運用。

  基督的身體以及纏捲的白布形成了畫中最明亮的區域─兩者都被火把照耀得十分明亮。同樣的強光也落在正在承接基督身體的尼哥底母﹝Nicodemus﹞肩上。但是火把卻被執火把的人用手遮住了,以致光線沒有直接把在場幫忙的其他人照出來。林布蘭只讓光線挑出畫面中的重要部分,使觀賞者能充分意識到他們在場,雖然觀賞者的眼睛卻並不能細細地考察每一個人形。  

服務地址:宜蘭市健康路二段135號2F (85℃隔壁→復興路與健康路交叉口)

服務電話:0982-970955(亞太)、0970-615385(中華) 曾老師

本站所有發表文章及圖片,版權著作權均屬各大網站所有,如有侵權請EMAIL告知 ,我們將以此文章及圖片刪除。